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叶霜枫

脱身挣得寻根去,九岳凡林尽彩衣。

 
 
 

日志

 
 
关于我

九三社员,工科学子。一个思维飞翔在天空,双脚站立于大地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河边随想  

2006-03-12 16:25:12|  分类: 桑园散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的一个夜晚,我独自走在秦淮河岸边。对岸是著名的石头城,红沙岩的鬼脸在夜色中窃笑,风声中夹杂着哗哗的水声。这岸是一片拆迁的废墟,一地瓦砾中零星点缀着编织布搭的窝棚。没有灯光,黝黑的树影衬在天上。行走其中,倒象是走在荒芜的原野。一种久违的心境幽幽地探出头来,引导着目光去看月亮。月亮不寂寞,她有星星作伴。星星的下面,有许多闪着五彩灯光的风筝。风筝下面,牵着一位老汉,老汉旁边是他的老伴。

    没有灯光的河岸上,看不清楚老汉的面容,但是能感觉到他一脸的认真,他一手握住线轮,一手有力地扯住线与风较劲。巨大的三角帆形的风筝在老汉的操纵下平稳地在空中越飞越高,轮廓已经看不见了,风筝用灯光显示着存在。我猜,这老汉已经退休,人生的轮廓象他的风筝一样,渐渐地隐没于朦胧晚色之中。可是他一定不甘寂寞,白天准是找什么事做去了。便是晚上,也不放过夜风,不放过力量的感觉和驾驭的享受。象风筝上发光的灯管一样,竭力标示着一种存在。不要怕没有观众,旁边的老太太为老汉拿着外衣呢。多半几十年前他们中有一位在球场上驰骋,另一位也象今晚这样拿着衣服,只是当年可以欢呼,而今晚只有无声的赞许和宽容。这也够了,老来伴老来伴,携手无语共蹒跚。

    回过头去,瓦砾中的窝棚静悄悄,里面的人早早睡了。从窝棚旁边摆放整齐的木料可以看出,窝棚的主人是拆迁的工人。一般而言,拆迁旧房屋是没有工钱的,他们的报酬是拆下的旧砖瓦和木料。辛苦的劳动和微薄的回报使得他们只能住在没有灯火没有自来水的窝棚。年轻的强健的躯体被编制布隔在了秦淮河边,古代的文明现代的文化与之无关,花前月下灯红酒绿也与之无关。卖了砖瓦木料,他们回到家里会洗个澡,喝两盅,搂着老婆孩子乐乐。此刻,他们最大的需要莫过于睡觉。人生本来就不能一个模式,知足长乐,未必窝棚里的人不如大搂里的人开心。

    顺着这条河往下游走,在接近长江的地方,是我的工地,那里将建造一座国内以前没有的水闸。我希望水闸建好以后,有朋友来时我可以陪朋友乘小舟,游秦淮,从武定门经中华门、集庆门、水西门、汉中门、清凉门、草场门、定淮门,一直到闸下,我为你讲述秦淮河的故事。我也希望,当你记不住我的时候,能记住这些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